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先锋步行者——重走淘金路札记之十四

先锋步行者——重走淘金路札记之十四

来源: 作者:沈志敏 时间:2017-09-06 14:48:49 点击:

一   法庭旧址

在金矿遗址公园后面的斯丹费德旅馆里,吃到了行程中最好的早餐。早晨,睡眼惺忪,步入那个漂亮的餐厅里。自助早餐很丰富,有许多种类的食品和牛奶咖啡果汁等饮料。顿时眼睛一亮,特别是煎鸡蛋和煎咸肉片,放在一个个像玩具一样的小铁锅里,配料是嫩绿的菠菜,诱人食欲。有早晨吃得好这一说,我们这些走了十几天的徒步者,今天还没有开走,已经食欲大开,吃了两大碟。有人还用手机把满满一碟的食品照下来,说是回家以后,必须让老婆按照这样的标准做早餐,女士说必须让老公这样做。

几位没有住在旅馆里的步行者,早晨也来这里集合,瞧见了这里的丰盛的早餐,垂涎欲滴,扬言明天要早点来。那个张力跟随恰尔斯·张回家过夜,恰尔斯·张不吃早点,张力也跟着饿肚子。此刻他一边啃饼干,一边听着我们绘声绘色地描绘美味的早餐。

当初,在罗布那儿走了两天就离开队伍的几位巴拉瑞特队员,今天又来到队伍当中。人马多了,大家从金矿遗址公园出发,行往第一个参观点。

那是一个露天的集镇市场。一大早,已经有人在这儿摆出了摊位。不同于其他露天市场的是,在这里的四周,还有许多老旧的石头建筑,是一百多年以前建起的法院和监狱等等。这里也曾经是一个淘金之地,被称为Smythes Creek Goldfields(斯密斯河湾金产地)。在那个年代,也有许多华人淘金者在此淘挖金沙。

老法院建造于1867年,是一座正规的建筑。走过回廊,我们踏入室内,仍然可以感受到那个时代的气氛。后面的办公室里,一面的墙边,下方是一个壁炉,壁炉上面有一大张从素描画中翻拍过来的老照片。其内容是描绘当年此地的淘金者状况,一个个居住淘金者的帐篷连接成片。在帐篷的上面,竖立着金矿的框架。在壁炉两侧,柜子和书架里摆放案卷。屋子中间,办公桌上有一本打开的文书和一个黄铜按铃,还有一个玻璃罩子,罩着当年法律文件的原件,现在已经是珍贵的文物。

前面的法庭场景更为生动,除了高高在上的法官席位,下面有原告被告席位,后面是一排排观众席位。真人大小的纸板偶像,法官,文书,狱警,律师,罪犯等都占据在他们的位置上,屋内还配有音响,发出了开庭的叙述语言。如果你坐在法官的席位照一张像,你就成了法官。当然你也可以站在罪犯的位置上照相,就看你喜欢扮演什么角色。其实,如今的法庭和这个一百多年前的法庭也没有多大区别,完全可以在这个老法庭上审判今天的案件,从这里可以感受到西方法律制度一脉相承的关系。

二   老监狱

那所监狱是用大块青石构筑成的,沉重压抑而又无比结实,如同一头野兽蹲伏在法庭的不远处。这个监狱不大,没有几间牢房,经过翻修,如同以前大牢房的缩印版。这个监狱又有点像拘留所,关押和拘留各种罪犯,以及酒鬼和没有证件的流浪者等。在牢房前的一块石牌记录上,我们看到了一个有关中国人的案例。那是在1859年10月14日(说明在建造老法院之前,已经有正式的法庭存在),一个名叫阿姆斯特朗的官员发令逮捕了一个40岁中国矿工阿洪,原因是他没有居住证书。但在他边上有一个穷困的白人妻子,在他俩身后还有一个肮脏的幼儿。这名中国矿工虽然娶到了一位欧洲女人,但他拿不出二十先令来购买居住证书,以后需要拿出超出二十先令的钱,才能获得自由。说白了,他就是一个黑民,在这儿挖矿,却穷得没有钱办理居住证;也可能是他每天所挣的工钱太少,要养活妻儿,所以拿不出办理居住证的钱。我在想,阿洪关进监狱后,就更没有法子弄到钱了,他的妻儿怎么生活下去?

踏入阴暗的牢房,我们感受着阿洪的无奈和绝望,他来到澳洲后虽然勉强能娶妻生子,但也是一个家徒四壁的穷家,又不幸踏进了这个四面石壁的寒冷牢房,顿时脑海里从大清国带来的淘金梦就此化成一个黑暗的噩梦。我和步行的队友凯姆·温一起走到石牢门口,照了一张像,在此背景下,相片上那两个人的模样分明就像牢里的囚犯。

那块石牌上的文字还告诉我们,中国人在斯密斯河湾金产地是重要的矿工。这个区域内需要大量的劳动力从冲积土层里淘出金子,挖出石英和水晶等,还可以挖至深处获得铅等矿产物(看来这里除了金子,还能从泥土下挖掘出大量的其他矿产物)。中国矿工重新清理了其他人已经挖出来的矿物废渣,从中又能发现不少金沙。由此可以看出中国人的吃苦耐劳和精明能干。他们居住的营地在巴拉瑞特附近的荷顿恩,斯密斯坦尔,博罗恩周围。他们并不是仅仅挖矿,在种植蔬菜和买卖方面也取得了成功。有些中国男人娶了欧洲女人为妻,从此以后,在这些家庭里,他们的子女的身上都有了亚洲人的血脉遗传。看来在这块土地上,华人有悲剧,也有成功,有付出,也有收获。每一个事物的发生过程,都会包含和显露出事物的各个方面,当年的华人淘金事业也是如此。

三   绞刑架

我瞧见一个棚顶下面围着一圈人,大伙都在那儿,煞是热闹。原来中间就是一个当年的绞刑架。一位社区老人有声有色地讲解有关绞刑架的旧事。

绞刑架的建造是从巴拉瑞特的HM监狱开始的,绞刑架和那个监狱是配套工程,建造于1856年,完工于1862年。绞刑架的作用是在那个时代里能让罪犯迅速致死。第一次在绞刑架上施行绞刑是1864年2月29日用于一位凶手犯,最后一次施行绞刑是在1908年6月29日,也是用于一名凶杀犯人。在维多利亚地区的墨尔本、彼区沃斯、班迪戈、巴拉瑞特、吉朗和阿拉腊等地共有195名男女罪犯被施行绞刑。

巴拉瑞特地区的绞刑架一直保留到1965年,最后被拆除。这里的一个绞刑架是当作历史文物,被修理改装过,安放在此地供游客参观。这座绞刑架一共绞死过13名罪犯,9名凶杀犯,2名强奸犯,一名性混乱的罪犯和一名谋杀犯人。最著名的一个案例发生在1867年,当年这个凶杀案子轰动一时。一天夜晚,两位罪犯在斯密斯河坦尔地区凶杀了一个银行经理。警察破案后,法院判决绞死两名罪犯,也就是说在这个绞刑架上,首次发生一天内绞死两名罪犯的大事件。在绞死罪犯的过程中,还发生了意 外,也许是绳索没有搞好,一个罪犯挂在绞架上腿脚乱蹬,就是不肯死去,反而更受折磨。更惊人的一幕出现了,他在挣扎中脑袋从绳套里脱落出来,扑通一下整个人掉进陷阱落地,当然这家伙已是半死不活,晕头转向。执法人员只能再来一次,帮助这个可恶而又可怜的家伙迅速投入地狱。

如今这座绞刑架虽然是一件陈列品,也是在已经毁坏的原件上修理而成的,基本功能全部修复,恢复原样。从它的背后可以观察到里面的机械部分,只是那根操作杆不是以前的那根。绞刑台的木板下面有一个陷阱。步行队员奎斯按照那位社区人员的指示,扳动操作杆,只听乒乓一声,木板门打开,当然绞刑架上没有人掉下陷阱。因为屋棚不高,上面的绞架也很低,无法吊人,只是让人们观看。

社区人员说,现在澳大利亚早已取消了死刑,绞刑架只是表述那个时代的野蛮刑拘。历史就是历史,不用遮掩。瞧见历史,能让我们知道,我们是如何从过去走到今天,今天我们已经完全生活在文明社会之中。

以上参观的一切,让我们体会到,自从欧洲人登陆这块新大陆,在澳大利亚短暂的历史中,这个社会基本上都处于一种法制制度下面,尽管这种法制制度也有欠缺,有时候也含有严重的偏见,特别是在对待那些和他们先后脚踏上这片土地的华裔民众,制定和采用了欠缺公正的法律条文。但是法制社会会随着社会进步的灿烂阳光,一点一点的日益完善,一步步地走向文明。

四   步行去市镇大厦

走出老法院监狱和绞刑架的阴影,天空也已放晴。我们在阳光下步行去往巴拉瑞特市区的市政大厦。

路途不远,大概只有十几公里,但半路上出了点状况,我们的一辆面包车陷在路旁的泥土中。走在前面的几位一起返回去帮助推车,大家使了九牛二虎之力,仍然无法把车弄出来。来了一位热心的白人青年,帮忙搞了一会儿,还是无法把车推出来。他就打电话给附近的一位朋友。又过了一会儿,那位朋友来了,开来一辆高大的野外吉普车,拿出整套专业工具,拉车的钢缆,垫在车轮下的塑料垫板,然后那辆吉普用钢缆牵着面包车一发力,大家在助力推动一把,那辆面包车就从泥坑里爬出来了。大家齐声感谢那两位热心肠的白人青年。在澳洲的公路上,车辆出现状况是常有的事,热心帮助别人的人也不少。这不仅反映出人和人之间的热情友善,也体现出澳洲各民族之间的和平共处。相比于当年的淘金时代,白人对于其他民族间的歧视和各种难以调和的尖锐矛盾,今天的澳大利亚社会呈现出的是整体上的健康和进步。

前面的队伍已经走出了不少时间,我们坐面包车赶到那儿,在一个教堂的院落里两路人马会合。没有想到的是又迎来了第三路人马,CCCA的负责人陈东军女士也带着几位人士来到这里,而且带来不少好吃的。有烤鸭等熟食,其中一位名叫Sandy 张 的女士带来了一大锅红烧肉煮鸡蛋。对于一路走来,嘴巴里都是西餐味道的华人来说,尝到自己家乡的美味,嘴巴一张,砸吧砸吧就停不下来。大家吃得热火朝天,有的人站在那口红烧肉锅边上不肯离开。领队的恰尔斯·张平时不吃早餐,这会儿,一块又一块的红烧肉塞进嘴里。据他自己说,吃了七八块。连几位步行的西人对于美味的中餐,也吃得不亦乐乎。后来开车的老宋不知道Sandy 张的英文名字,就管她叫小红,这意思就是红烧肉的红,由此组织了一个吃肉喝酒的微信群,这是后话。

大家吃饱喝足了,壮大了的步行队伍浩浩荡荡地朝巴拉瑞特的市政厅前进。十几天来这支徒步队伍老是在原野和小乡镇间转悠,走到市中心,又感受到了大城市的气息。市政厅大厦是一幢古典式的花岗石建筑,门口已经来了很多人。步行队伍中好几位都居住在巴市,他们的家属全来了,亲人相聚,分外高兴。那位超级老太太安吉尔女士给我介绍了她妹妹,也是一位写书的女作家,我俩高兴地谈了几句。澳大利亚民间有不少爱好写作的人,他们不事张扬,著书立说纯粹是个人的一种兴趣爱,由此养成了个人儒雅的风度和知识修养,同时也在澳洲的民众中间培养起读书的好风气。

大家在门口照完相后,踏上台阶,步入这栋古老的石头大厦。我们的眼里映入了墙上白色的石膏浮雕,坐立在栏杆上的一个个小型的青铜雕像,和高挂在顶上的枝型吊灯,整个屋内的氛围形成了西洋式的华丽。

我们走入两楼的大厅,站立四周。巴拉瑞特市政府对重走淘金路活动的队伍表示了热烈欢迎,巴拉瑞特市长发表了讲话,南澳罗布市长,阿拉腊市长及周边城镇的市长议员等纷纷前来向澳洲华人致敬。中国驻墨尔本总领事也光临此会,致辞演讲,CCCA(澳华社区议会)的陈女士也再次发表演讲。

欢迎仪式结束,大家在大厅内享用各种美味的点心。我们从早晨的自助餐开始,半路上的红烧肉烤鸭等,到现在的西式小点心,一个上午已经吃了好几次。步行者的胃口还是这样好,一张张嘴都不肯停歇,又吃又喝。一路走来,大家每天就是走路吃饭睡觉,其他什么也顾不上,生活变得如此单纯,皮肤晒黑了,四肢强壮了,脑袋也简单了,胃口却越来越大。假如我们一路走下去,也许会变得越来越像祖先们的身影,只是他们除了一路行走,吃喝睡觉,整天脑子里还有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金子。

当晚,我们踏入一家颇有规模的华人餐馆,六菜一汤,哇,总算吃到了正规的中国餐。今天吃的好象全是美味佳肴。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