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文明进化和中国道路

文明进化和中国道路

来源: 作者:陈向阳 时间:2018-05-30 14:37:23 点击:

二十一世纪真会成为中国世纪吗?不知道。但很明显,崛起的中国正在和将要很大地改变国际政治格局,膨胀的中国力量正在伸向世界的每个角落。

面对如此大变局,西方的反应越来越强烈。除了怀疑、担心、惊恐,还有迷惑不解:中国怎么能“违背规律”地追上来呢?

西方曾经大松心地看待中国,因为在自己

人类走着同一条道路?

背后,即“发展正途”上看不到中国的影子。中国人在那边“摸着石头过河”呢。好心的西方人士还提醒中国:路在这儿呢!可中国人蔫有主意,非走另一条路。当中国初现起色,一点点繁荣起来,很多学者都将其诊断为“病态繁荣”,不可持续,行将崩溃。也就是近几年,“狼来了”喊过太多遍却始终没来,西方才不再相信“中国崩溃”,开始认真思考如何应对大变局。而且也有更多的西方人怀疑“西方中心论”了。

(插话:这里用“大西方”的概念,可上溯到古希腊,可广泛到“西方列强”之一的俄国。)

尽管早就有学者否定“西方中心论”,但更多的学者,尤其是西方学者难以放弃根深蒂固的观念:既然西方文明是最高水平的人类文明,西方的发展道路当然就是人类文明的发展主干和正途。

难道不是吗?远在古希腊古罗马时代西方就有了科学、民主、共和、法治这些现代文明的种子。而后,也唯有西方创造出现代科学技术,发生了工业革命,带领全人类进入到现代社会。有人形容这是人类几千年来最重大,甚至是唯一重大的事件。因为它使人类终于摆脱了一直相伴的“马尔萨斯陷阱”,即在人口压力下的努力存活状态。这之后才可能在各领域高速发展。

就是这西方文明的辉煌不可避免地促生了曾经流行过的“人类文明发展观”:一条大路上,西方远远走在前面,而其他文明则远近不同地落在后边。这“同一条人类文明发展道路”被不同学者描绘得不一样,比如“蒙昧时代、野蛮时代、文明时代”,“石器时代、青铜时代、铁器时代”,还有咱中国人熟悉的一连串“必然阶段”: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尽管描画的不一样,但描画者都有同样的假设:人类走着同一条道路,只不过有快有慢、分别到达了不同的位置而已。这倒不是拍拍脑袋就出来的想法,你看,早期的人类散布在世界各地,分别独立地发展出很多相同的东西:石器、陶器、铜器、铁器、采集狩猎、农业牧业、商业手工业、氏族部落、城市、王国。相隔千万里的不约而同,这还不是铁证吗?

可是,这些铁证经不起推敲,尤其当更多的事实被发现之后。

“唯物史观”学者们的难题

如今世界上所有人类都来自一二十万年前非洲的一小群人。就是这群原本有着相同文化的人散布到世界各地,他们却发展起很不相同的文化和文明。这该怎么解释?

(插话:这里“文明”一词的用法相当于在“古希腊文明”、“中华文明”中的含义,而“文化”一词则相当于在“仰韶文化”、“龙山文化”中的用法。)

好像可以说,这正是同一条道路上不同位置的特色呀。但还有更顺理成章的解释:这一小群人的后代散布到世界各地后分道扬镳,各自发展出了不同特色的文化和文明。

你看,现在亚马逊原始森林里还有些原始部落。如果不去打扰,他们恐怕会继续以简单的工具和高超的技巧打猎、捕鱼、采集。再过几千几万年,他们会不会发展畜牧业和农业呢?不可能等着事实来回答,但最大的可能是:他们将继续像现在这样生活下去,只要还是在这片雨林里与外界隔绝。

如果森林部落受到的局限太大,那就再看澳洲土著人。在被欧洲移民打断之前,他们遍布整个澳洲大陆的各种生态环境里,却毫无例外都以狩猎、采集、捕鱼为生,都是一个个简单的部落,只有“部落长者”,没有什么“酋长”、“王”这类角色。他们没有发展农业、畜牧,只收获“自然产品”, 而且也没有任何萌生农业牧业的迹象。他们没有发明青铜器、铁器,尽管澳洲富有铜矿铁矿,石器木器对他们就够用了。如果不被打断,这种状态肯定还会继续,说不好还能继续多久,但已经持续了至少四五万年。

再比如中华文明。她与西方文明的发展历程区别太大,让那些虔信“唯物史观”的学者们犯难:中国历史实在套不进那一串标准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以后还要细说。)

如果仔细审视世界上每一个现存的和存在过的文明和文化,都能发现相互之间的很大区别。与其生掰硬扯地去套“同一条人类文明发展道路”,远不如简单明了地说:相对隔绝的人群会走上不同的发展道路。即便有些“不约而同”的地方也不难解释:有着同样生理和智力的不同人群,如果生活在相似的环境里碰到相似的问题,当然可能做出相似的反应和行动。

因为在不同的时间、在不同的地点从来没有重复出现过完全相同的条件,所以也没有完全相同的两段历史,顶多是某种相似。而更常见的则是多种多样的自然环境和人文条件,还有许许多多的偶然性因素可以说明各种文明和文化的丰富多彩、五光十色。

所以呢,说不同的文明和文化各自走着自己的发展道路本是顺理成章,非要找出一条“必然的唯一发展道路”才不合情理。

讨论“同一条道路”的问题

但是,这个不合情理的“同一条道路”没有偃旗息鼓沉寂下去,而一度又鲜亮夺目地出现了:世界是不是已经走上了同一条路?所谓“地球村”、“全球化”难道不是“同一条道路”?民主、平等、公正、人权,难道不是所有文明都应该接受的普世价值?

明眼人此时会大喝一声:停!不要混淆概念!

确实,讨论“同一条道路”的问题,必须把历史分作两段分别谈,因为对于这两段历史,此问题的性质根本不一样。

在第一段历史中,各主要文明和文化的相互影响还不够大,互相不足以明显改变对方的发展道路。比如中西方从汉代就有了“丝绸之路”贸易往来,但远没有因此改变各自的发展方向。即使像蒙古铁骑横扫欧亚大陆,跨欧洲和亚洲建立过几个蒙古帝国,这也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其他文明的发展方向。蒙古帝国的闪电过后,欧洲还是欧洲,亚洲还是亚洲。

本文前面想说的就是在这第一阶段,世界各个文明并非有快有慢地走在同一条道路上,而是在分道扬镳。这已经被现在的学术界基本上接受了。主要争议集中在第二阶段。

伴随着西方的文艺复兴、地理大发现、现代科技、工业革命,历史进入了新阶段。西方文明彻底改变了世界。其他文明一个接一个,别管愿意不愿意,主动或被动,和平或暴力,都被西方文明极大地改变了原来的发展方向。

从这时起,“同一条道路”的问题也完全改变了,变为:从今后,世界各个文明是否会走上同一条发展道路?而且不言而喻:这条发展道路就是西方化。

本来疑问不大。有些文明(文化)已经被西方“化”掉了,比如印第安人和澳洲土著,他们原来的社会已不存在,剩下的土著残存于取而代之的西方式社会里。其他文明呢,若想免遭同样命运看来只能努力跟上西方,变得如西方那样强大,日本是个成功例子。

但在二次大战以后,西方变了,逐渐不再企图殖民世界。努力学西方的外部压力不大了。但“内部压力”仍在,若想实现现代化,从发展中的穷国晋升到发达的富裕国家,恐怕还是非走西方道路不可,尤其当苏联的社会主义阵营崩溃之后,这似乎更没有争议了。

可是,中国的突然崛起又把局面搅乱了。不走西方道路居然也能成功?虽然中国距离富裕国家还有一段距离,但其上升的速度之快持续的势头之久,已经是相当成功。几十年后成为富裕国家已有很大概率。

中国怎么就做到的呢?全世界都很想弄明白,尤其是西方,关系太大了。

一个强大到与西方比肩的中国即使是和平的,也从根本上挑战了西方文明的价值,动摇了几百年来西方高高在上的地位,还可能改变一直由西方制定的“世界游戏规则”,甚至迫使西方改变自己去适应中国。如果说这就是西方所说的中国威胁,那么,这威胁是真的。

不断有人淡化中国威胁论。预言中国崩溃的就是一种。还有人说过,中国的经济成就要归于西方化的成功。还有位大陆的教授对反对西化的人说“中国已经西化了”:看看你们身上的衣服,住的房子,出门坐的汽车、火车、飞机,哪样不是西式的?中国官方更是不断强调:中国积极参与全球化,处处与世界接轨,遵守现行的“游戏规则”,西方干嘛担忧呢?

这些都安慰不了西方那些深谋远虑的人。说中国已经西化纯属玩笑,“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谁不知道?即便中国的大城市已看上去如同西方,一些年轻人已经能讲一口英语、追逐与西方青年一样的时尚,这也决不能让人放心。

“大脑”仍是自己的

提出“文明冲突论”的亨廷顿写下这段文字,虽然不是直接说中国人:“在中东的某个地方,几名年轻人完全可以穿着牛仔裤,喝着可乐,听着摇滚乐,但他们却可能在向麦加顶礼膜拜的间隙,造好一枚炸弹去炸毁一架美国飞机。”

这就是说,西方文明的“外衣”可以拿来穿,甚至某些“器官”也可拿来移植,但大脑和思想还保持不变。亨廷顿的书里说,纵观世界主要文明实体,由一种文明完全转变为另一种文明的事还没有发生过,现在的全球化也不会导致它发生。

亨廷顿无意中给“中国道路”添上了一种注解。中国穿上一些“西方的外衣”,移植了一些“西方的器官”,于是得到了“西方的技能”,但“大脑”仍是自己的。或者说,没有根本改变自己,却得到了西方的本领。但是,这岂不就是早年的“中体西用”?它不是已经失败了么?

难道不是吗?当大清国被洋人打得垂头丧气,赶紧“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师夷之长”,办起了洋务。可有了洋枪洋炮,甚至有了远东最大的铁甲舰队,还是被打得一败涂地。于是,中国精英们又断定是“体制不行”,转而要改变政治制度。可革了命,成立了民国,拿来西方的先进制度却水土不服,屡屡碰壁,怎么也学不到家。于是精英们又痛感“文化不行”。这个“文化”是广义的,几乎包括一个社会的全部。看来中国需要整个换上“新文化”。换哪种呢?有人要“全盘西化”(英美体系),有人要“师法苏俄”。但对于传统的旧文化却呼声一致:彻底打倒。只举一例,许多文化巨匠,包括鲁迅,对于用了几千年的中国文字都不想要了,倡导“废除汉字,改用拼音”。中文字可是这些文人的饭碗呀,连自己的饭碗都不惜砸碎,可见其意志坚决。

如今是怎么了?“中体西用”又灵光了?西洋的玩意儿,无论科技类的还是经营管理类的,今日的中国人都拿去玩得滴溜溜转。一定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是一种根本性的改变。虽然“中体”没有换为“西体”,但此“中体”显然不同于“老中体”,能高效吸收西方文明的“用”。

问题严重了。一个新式“中体”出现了,能“移植”西方的“四肢和器官”并借此得到西方的力量。难道要产生一个“新物种”,具有混血优势的“东方巨兽”?虽然这巨兽还没完全长成,但其巨大身躯和力量已经震动天下,全世界不能不赶紧盯住他,弄清他,以便早拿对策。

本系列文章的中心内容也是要破解这头“巨兽”的神秘之处。而破解工作的范围当然要包括巨兽的前身,在他大量吸收“外来成分”进行“混血、移植、嫁接”,以致膨胀起来之前。也就是要从中华文明的传统核心内容说起。

(请看系列文章的下一篇《中华传统社会和中国道路》)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