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一位有福之人的家国民族情怀——序心水兄《福山福水故乡情》

一位有福之人的家国民族情怀——序心水兄《福山福水故乡情》

来源: 作者:何与怀 时间:2018-05-30 14:38:35 点击:

认识心水兄或读过他的长篇纪实小说《沉城惊梦》与《怒海惊魂30日》的人,都知道他以及他的家人早年曾经有过多么险恶可怕的人生经历。而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近日读了心水兄的散文集《福山福水故乡情》,深信此言不虚——文集洋溢着亲情友情乡情家国民族情,洋溢着一个有福之人心满意足的安乐之情。

心水兄现在事业有成,特别在华文文坛上很有声望。他现为世界华文作家交流协会创会秘书长、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理事、国际潮人文学艺术协会名誉会长、中国风雅汉俳学社名誉社长;他曾获侨联总会华文创作首奖等十二类文学奖,并获澳洲联邦总理、维州州长及华社团体颁赠十六项服务奖,2005年获维州总督颁发多元文化杰出贡献奖。但对心水兄来说,这些还不足以充分表明他是有福之人。

家有贤妻,当为有福之人的一个重要前提,这正是心水兄美好的家庭状况。请看集中的《婉冰贤妻》。他这篇写于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四日情人节的文章,内中对妻子的描述,可谓赞美有加,而皆发自他的肺腑。心水兄的太太婉冰的确就是贤妻一个。她性格内向,温柔婉顺,人生途上所扮演的不同角色皆极成功,且又立志夫唱妇随,成为名正言顺的作家。儿女们为他们办庆祝金婚纪念酒会时,心水兄当着二百余位亲朋友好、政要、殷商、传媒及文友们面前,诚心诚意向贤妻行三鞠躬大礼。他致词时,以贤妻婉冰为例,说:一位好女人,会影响夫家四代人。满足之情,溢于言表。而由此也可看出,心水兄亦是一等好丈夫。

心水兄不但妻贤而且子孝。他精心培养子女,现皆已长大成人,事业极其成功,最主要的是满怀孝心。在《孝行》一文,他说出了自己的切身体会:

老朽深深感恩上苍厚待,家有孝子、其行可嘉,撰文感谢儿子外,也盼望老读者们告知后辈,要善待父母,毋忘养育深恩者,事业必定成功,人生自然幸福美满。同时、孝行非关金钱物质,重要的是拥有那颗纯真的孝心。

这位有福之人极重友情,也很得到各路朋友的帮助。心水兄在本集中谈了一些他的“良师益友”(心水兄也把我列入其中,当然很不敢当),其中廖蕴山先生我也熟识。廖老为心水兄的大着《沉城惊梦》与《怒海惊魂》撰序,的确为两书增光不少。心水兄客厅挂着廖老以他们夫妇名字“玉液”与“锦鸿”嵌入、并亲自挥毫的对联:“玉杵捣长生液露;锦笺着传世鸿文”。心水兄说,每在客厅看到“着传世鸿文”时,总有汗颜无地之感,但承廖老鼓励,唯有撰作文稿时认真严肃对待,绝不敢有无病呻吟、无中生有、虚伪作假、胡乱吹嘘、欺骗读者、诽谤或标榜等文字浮现。

关于心水兄的乡情家国民族情及其人生哲学,本书道出一些真谛,我以为很值得读者仔细琢磨。

《福山福水故乡情》,与书名同题的这篇文章写出了作者置身祖籍地厦门同安区时浓浓的乡情。心水兄说,往昔对于双亲缠结心头的乡愁及落叶归根的思想,总不太理解。现在,在故乡土地上往来的日子里,骤然如盲者开眼看清了世界的色彩,剎那间明暸了父母生前的心结,猛然惊讶于自己深埋脑海那份对故乡浓烈如火的感情。心水兄不由得这样表达了乡情的世代相传:

承传了双亲生前的望乡情结,数次往返家乡后,不知不觉中,血管内自然流窜着的乡情,午夜梦回时往往顿涌;犹如先父母的嘱咐,有朝一日必要带儿孙们前去,让那块福山福水的乡土如诗似画的美丽印入子孙们心灵。

血浓于水。乡情的扩展与升华便是血脉相连的民族情怀。在集中《国殇墓园祭烈士》一文,心水兄写他和海内外华裔作家一行向抗日战争期间收复云南腾冲英勇殉国的三千余烈士致祭,充分体现这种情感。这座墓园是1945年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在当地人民大力支持下花巨资为烈士们修建的。忠烈祠堂上正中,高悬国父孙中山先生遗像,两旁挂着“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和国民党党旗,这令大家感到意外,而意外之后更增强了超乎党派之争的民族感情。心水兄写道:“我瞻仰着这些烈士们一个个简陋的冢穴,默默向英魂致以最祟高的敬礼,表达一位海外炎黄子孙对抗暴烈士的尊祟。”

本书读者可能注意到,心水兄原来的国家是越南,他在越南出生,长大。不过,这个国家曾经给他一家带来几乎灭顶之灾。这是一个战乱的国家。虽然一九五四年“奠边府之役”大捷把红毛兵赶走,抗法战争终于结束,但不幸越南又分隔南北,引爆长达二十一年之久的二十世纪著名的“越战”。关于他对这个国家的记忆与感情,心水兄在《梦绕湄公河畔》一文中写道,稚龄时期他在出生地越南湄公河畔巴川省度过,记忆缥缈如梦幻,那些童年应有的欢笑泪痕彷佛被倾倒的涂改液通通抹掉,残存的是震撼他幼小心灵的死生轮回,宛若烙印深深烧焦脑细胞,偶尔回想好像仍有淡淡的烟硝自久远的岁月里飘荡。他离开出生地巴川省后,湄公河的浊水仍然日夜不停地滔滔涌动,流走了岁月。而到了一九七八年心水兄被逼携眷弃国抛乡,投奔怒海,至今更已近四十年了。他曾经一直不敢随着归乡人潮回去重温旧梦,因为一九八八年首部长篇小说《沉城惊梦》出版发行后,竟然接到堪培拉某领馆打来的越语恐吓电话,后来在新加坡参加文学会议,又受到越华作家代表团某文友暗中告诫切莫回越以免招惹麻烦。但多少年来,那块曾经养育他又让他在那里娶妻成家生儿育女的鱼米之乡常常令他午夜梦回。今年二月,心水兄终于和家人一起回越南看看了。本书收有六篇重返故园的回越散记系列感想。心水兄说,本来总数是八篇,最后两篇因涉及对时政的批评,恐难被故国当局接受,因而舍弃。尽管如此,这六篇回越散记多少表达了他万千思绪。

这样,我们看到一个现象很有意思,而且对解读心水兄及其作品思想内容至关重要:心水兄是华人,祖籍地是中国厦门同安区;但他在越南湄公河畔巴川省出生,越南曾经是他的国家;而现在,他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定居,从难民变成了澳洲公民。(未完)

《日久新乡犹吾乡》有一个段落回顾他一家怎样被澳洲接纳。心水兄说,在印度尼西亚“丹容比娜”难民营,他和妻子带领着四个未成年子女,接受澳洲移民审查面谈时,那位严肃的移民官透过传译问他,为何要撰择去澳洲定居?心水兄有点紧张,但指着身旁儿女坚定地回答:是为了让他们到澳洲接受最好的教育,将来做澳洲的好公民。传译转达了他的话后,移民官头也不抬地在公文上快速书写,然后站起来伸手与他相握,恭喜他一家被接纳前往澳洲了。心水兄剎那间手足无措,极难相信那么简单的一句回答,便过了关,终能如愿以偿。那晚,孩子们睡着时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意,心水兄自己甚至在梦中也开心地笑个不停。的确,一切的苦难都过去了。

于是,心水兄这位华人,就像命中注定,相继两次成为两个不同于祖籍国更彼此绝然不同的国家的国民。

他对选择澳洲定居,非常满意。他们一家顺利前往原来一无所知的这块广袤新天地重生之后,果然发现,真正的社会主义天堂,甚至书上所描写的“桃花源”,佛经上所讲的“净土”,竟然就是澳洲这块和平宁静的乐土。这里没有斗争,没有压迫,生命财产都有法律保障,人民丰衣足食,素质优良,和谐共处,博爱之心及于所有飞禽走兽。心水兄在许多文章上都说,良禽择木而栖,好木就是良禽的家。冒险投奔怒海就是为了寻求自由、民主的新生活,与澳洲这片美丽的新天地接触后,立被深深吸引,他一家人早已视之为故乡了——居住所在能令身心安宁,生活平安美满,就是故乡;而且,子子孙孙也将在这里绵延下去,不但生于斯也将死于斯。

正如苏轼《定风波》所云:“此心安处是吾乡。”我非常赞赏心水兄这种人生哲学,所达致的这种思想境界。一百几十年来,甚至直到现在,“华侨”这个词还是错误地广泛使用来统称居住世界各地的华人,好像他们只不过是暂时在那里“寄居”,完全无视他们甚至已经好几代是所在国的公民。有一首诗,堪称是“华侨文学”的经典之作:“有叶/却没有茎/有茎/却没有根/有根/却没有泥土/那是一种野生植物/名字叫/华侨。”此诗标题是“野生植物”,以这一意象象征浪迹天涯、无所依归的华人。但是,就整体来说,特别在今天,这个意象并不准确。现在世界各地华人生存状况,早就是“落地生根,开花结果”。进而论之,今天是二十一世纪,是全球化的时代,生活在世界各地的华人,更应该具有全球眼光,做一个“世界村里的世界人”,抱持世界主义,抱持普世价值,使自己当下的生活更具有可信度,更具有充实感。我们华人,热爱自己的祖国即祖籍国。祖籍国是一个血缘的、地理的、文化的概念,而并非一个政治概念,对祖籍国的爱是一种血脉传承的永远无法更变的大爱。同时,我们既然已经成为所在国的公民,享受了这个国家赋予的福利、权利,那就要尽到公民的义务,热爱这个国家,要对这个国家有所贡献。在这部书许多篇什中,我们看到,心水兄正是这样一个人。他深存感恩之心。在他心中,一直不断地自问:“我们来到了极乐净土,这个新乡的人民及政府如此厚待我们,此恩此德,怎生回报呢?”他热爱澳洲之情时时自然流露,而且在实际生活中有所行动。如本文前面提到,他不但在文学创作上多次获奖,并且由于服务社会贡献突出,曾荣获澳洲联邦总理、维州州长及华社团体颁赠十六项服务奖,2005年获维州总督颁发多元文化杰出贡献奖。这是非常可贵的。

最后,应该提到本书的《天无绝人之路》。这篇散文是应法鼓山墨尔本分会鞠立贤会长之邀前往该分会结文缘,分享人生点滴,是当天演讲的主要内容。此文叙述心水兄一家多次万幸逃过险境,特别是,一九七八年八月他一家投奔怒海,历经危险却大难不死。而根据联合国难民总署的统计,当年印支海上难民乘渔船逃亡的超过一百万人,实在到达东南亚各国难民营的约七十万,也就是说,估计有三十余万人即总数的三分之一葬身汪洋大海了。他们非常幸运,属于那三分之二的成功到达者,包括后来心水兄的双亲与两位弟弟的家庭,都安全抵达马来西亚,如今二弟一家与儿孙们在瑞士生活,三弟一家则在德国北部安居。他们误打误闯,怒海余生,竟然都来到了人间天堂。文末,心水兄总结说:

天无绝人之路,那些走上绝路者,都是因为个人的业障。我们生而为人,是六道轮回的上三道,千万要扮演好自己这难得的肉身。时时存好心做好事,所谓行得正、坐得正,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也不惊。我们一旦面临绝境,诸天菩萨或神佛在冥冥中必然暗中施予援手,也就是天无绝人之路的本义也。

这是心水兄个人感悟。的确,天无绝人之路,而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此书显示一位有福之人的家国民族情怀及人生哲学,相信我们都能从中得到启发。

(2017年6月28日于悉尼)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