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美国最血腥的战争〗5、南北拉锯战

〖美国最血腥的战争〗5、南北拉锯战

来源: 作者:陈向阳 时间:2018-07-11 13:32:46 点击:

向瑞士满的进攻失败。林肯下决心撤掉了麦克莱伦。由波普(Pope)统帅东线部队,包括波托马克军团。波普有点傲慢自大,得不到士兵和部下的拥戴。他在敌占区的严厉镇压又使南方极为恨他。

1862年8月底,波普与罗伯特•李和石墙杰克逊率领的南军又一次在Manassas大战。这曾是南北双方第一次大战的地方(1861年7月),但这次双方已不再是新兵,他们能面对猛烈的进攻而不再惊慌失措,于是战斗也就更加残酷。

从8月29日到9月1日,几场恶战之后波普才逃脱了困境,但他的6万大军损失了1万6千人,而南军只伤亡了9千多人。波普也使林肯失望了。

9月,罗伯特•李挥军攻入北方,这是以攻为守的战略,而并非因为南方的军力占了优势。他的目的首先是攻入边界蓄奴州以争取他们脱离联邦投入南方,二要向欧洲各国显示南方的实力而促使他们承认南方邦联。

罗伯特•李率领4万多南军渡过波托马克河进入马里兰。他命令士兵高唱‘马里兰,我的马里兰’,希望马里兰人会欢迎他们,但并不管用,居民们害怕地躲在门后。

这时林肯不得不重新起用麦克莱伦,让他统帅波托马克军团与罗伯特•李对阵。麦克莱伦幸运地截获了南军的密令,得知了南军的行动计划,他自信胜卷在握。但他再一次过度谨慎,用了一整天才把进攻布置停当,使得南军得到增援严阵以待。

9月17日,麦克莱伦的9万5千大军向据守在Sharpsburg的5万多南军发起进攻。战斗极为惨烈,地上很快铺满了一片片的尸体,有的排成一排,还保持着他们倒下之前的队列。在一片玉米地里,双方冲锋反冲锋来回拉锯15次。南军一个师的预备队上去了,等师长回来时被问到:你的师呢?回答:‘都倒在那片玉米地里了’。

北军不断进攻,终于攻破了南军据守的防线。但过重的伤亡使麦克莱伦停止了进攻。这是至此为止最血腥的一天,北军死伤1万2千多人,南军略少,但也达到1万余人,已经占了罗伯特•李整个部队的四分之一,这使南军对北军已处于1比3的劣势。而且,在北方他无法得到补充,而北军呢,再过一天援军将陆续到达。

林肯催促麦克莱伦不能放过罗伯特.李,要把他的部队彻底歼灭。但麦克莱伦又在迟疑中失去了机会,让南军从容渡过波托马克河退回了南方。林肯痛责了麦克莱伦。但不管怎样,南军的入侵被打退了。

随后,当麦克莱伦又一再拖延反攻,林肯于11月5日再次解除了他的军职。当他离开波托马克军团时,士兵们却痛惜他的离去并给予他最高的敬意。

麦克莱伦的接任者伯恩赛德(Burnside)毫不迟疑,率领12万之众的波托马克军团向南方进军。南军集结了7万5千人于弗莱德瑞克斯堡(Fredericksburg)迎战。12月11日,北军发起进攻,南军逐步退到一处严阵以待的山坡。12月3日,北军强攻,迎着山头上一排排大炮的猛轰,山坡上一排排架在胸墙上的步枪狂射。北军一片片倒下,但伯恩赛德还是要部下一次次冲锋。连手下的军官都在说‘这不是打仗,是谋杀’。

北军的14次冲锋都被打垮。当自己的9000多士兵倒下之后,伯恩赛德才明白过来,他流着眼泪大叫要亲自冲锋,但最后明智地选择了撤退。北军死伤1万2千6百人,南军只减员5千3百人,而且大部分是失踪,跑回家过圣诞节去了。

遭此惨败的波托马克军团过了一个凄惨的圣诞节。伯恩赛德急于复仇,但当他带领军队行动时却下起了雨,道路泥泞不堪,只好作罢。

林肯又撤掉了士兵们不信任的伯恩赛德,换上了胡克(Hooker)。胡克很快就使士兵们又鼓起了斗志。他从1863年4月27日开始率领11万5千人的波托马克军团向罗伯特•李的5万多南军发起进攻。但他的迂回夹击计划被识破,遭到反迂回攻击。在数天的运动战中,胡克的指挥显然比罗伯特•李要逊色一筹,几次交战都占了下风。在伤亡1万7千多人后胡克不得不下令撤退。南军也付出了1万3千人的伤亡。

但是,南军遭受了一个重大打击。“石墙”杰克逊被自己的哨兵误以为是北军开枪打死。这使罗伯特•李和整个南方都大为伤心。杰克逊将军一直在为南方打胜仗。

5月底,乘着胜仗之势,罗伯特•李率领7万南军又一次渡过波托马克河攻入北方。他这次想要吸引格兰特。此时格兰特已经恢复军职,率领4万多北军经过一连串战斗把密西西比河上最硬的钉子-维克斯堡(Vicksburg)紧紧包围。罗伯特•李希望他的攻势能把格兰特引开。他第二个目的是夺取给养和军用物资。

此时南方的经济已是捉襟见肘,根本无法满足军队的需求。士兵的军装破破烂烂,许多人连鞋都没有。向北方夺取物资已变的越来越必要。这次罗伯特•李选择了宾夕法尼亚。南军一边大肆掠夺粮食、牲口、大车、衣物,一边还窥视着费城和华盛顿。

林肯又一次撤换了波托马克军团司令,以米德(Meade)替换了胡克。米德小心翼翼地与罗伯特•李周旋。

1863年7月1日,整个美国内战中规模最大的战役开始了。为夺取一批军用物资,尤其是鞋,罗伯特•李来到葛底斯堡(Gettysburg)。波托马克军团也恰好赶到,两军相遇都有点意外。几场前哨战,南军略占上风。但北军人数占优势,以8万5千对6万5千。

第二天(7月2日)南军从两翼发起进攻,在反复的冲锋反冲锋中双方的英勇顽强势均力敌。伤亡都很惨重。北军一个团在一次反冲锋中5分钟里就只剩下47个不带伤的。一天下来,南军的进攻没有得手。

第三天(7月3日),罗伯特•李决定以主力猛攻中路。这次是北军以强大火力和坚固的阵地迎击南军的步兵,1万3千多人排着整齐的队形进攻。北军以几百门大炮猛轰以数千的步枪齐射。一波一波的冲锋,一片片的倒下。只有一处阵地,南军冲进了防线,但又被反冲锋打了回去。

当所有的攻击波消退下去,6500多南军倒在了山坡上。罗伯特•李一边痛悔他的错误一边要部下皮凯特(Pickett)把他的师收拢,准备迎击北军反攻。但皮凯特答道:‘将军,我的师已经没了’。他后来一辈子都记恨李:‘那个老家伙,让我的一个师都被屠杀了’。

葛底斯堡战役双方共有15万人投入厮杀,其中三分之一,即5万1千人伤亡:北军2万3千,南军2万8千。这是美国内战中伤亡最惨重的战役。

最后,当罗伯特•李带着残军摇摇晃晃地撤退,米德却在犹豫中按兵不动,再一次失去了全歼罗伯特•李的良机。林肯又气又急:‘米德将军和他出色的部队耗尽了无数的鲜血和劳动,但到了丰收在望时却把收成白白浪费了’。

7月4日,国庆日。西线传来了捷报:被格兰特围困的维克斯堡投降了,3万1千南军被围了一个多月,断了粮,一半人生病失去了战斗力,士兵们不想再打了。

至此,北军彻底控制了整条密西西比河,把南方邦联一切两半。林肯大喜:‘百流之父又畅通无阻的流入大海了!’

接着,格兰特又在田纳西的查塔努加(Chattanooga)打了个大胜仗。这是西部地区重要的铁路交叉点和战略中心。从1863年初,几支联邦军就在这一带与布莱格(Bragg)将军率领的南军周旋。1863年9月开始,战斗愈演愈烈,几次攻防转换,查嗒努加几度易手。北军的托玛斯将军曾坚守阵地使北军避免了全线崩溃。南北双方都向查塔努加增援。林肯于10月17日及时地任命格兰特为新组建的密西西比大军区总司令。格兰特迅速赶到战场稳定住局面,同时调集优势兵力于11月底全面进攻。南军再也抵挡不住,全线败退。

至此,北军开始以压倒的优势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南军转为全面守势,再也无力发动大规模的反攻。(待续)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