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华人老年移民:他们在哪里表达他们的孤独和焦虑?

华人老年移民:他们在哪里表达他们的孤独和焦虑?

来源: 作者:泊风 时间:2018-10-05 11:46:35 点击:

澳大利亚慈善性组织——“生命热线”于2018年发布了一份有关华人移民的心理状态调查报告。根据调查结果显示,38%的华人移民近期正经受着压力;36%的受调查者知道身边的人身处焦虑状态;27%的人知道社区内有自杀发生,而接受调查者中,有63%的人表示他们并没有寻求过任何帮助。从调查数据来看,华人移民的心理健康状态不容乐观,但就在本不积极的数据里,一个更加弱势的群体显现出来。今年《老年精神医学国际期刊》刊发研究称: 澳大利亚在2000年到2013年之间,有170名老人由于抑郁症在养老院自杀身亡,汉语背景的老年移民有着更高罹患抑郁症与焦虑症的风险。

当优厚的社会福利和养老保障从物质上吸引着华人来澳颐养天年的时候,心理疾病却在老年移民中无声蔓延。

对心理疾病的错误理解,使许多老年移民有口难言

根据澳大利亚医院和社区养老中心的数据,有50%的老年人存在抑郁或焦虑症状,占到澳大利亚老年人口36%的移民,则是抑郁症和焦虑症关顾的“重灾区”。在这样严峻的形势之下,真正遇到心理问题的华人老年移民,却鲜向社区或医院开口寻求帮助。

“抑郁不是一种病,是自己想不开。”当抑郁症已经在世界范围内被确认为一种心理疾病时,一位养老院护工这样描述华人病人对抑郁症这样的集体理解。“我记得我问我的病人,她在吃什么药,她说是治心脏病的,后来我自己查了查,其实是治抑郁症。”

华人老年移民对心理疾病仍然存在着污名化的理解。“发疯”、“精神病”是华语背景的老年人对心理疾病最直观的解释,如果告诉别人自己有抑郁症,他们觉得自己就会被别人当成疯子,而这会让他们的本来就因为移民而变化的社会地位和家庭地位雪上加霜。当大多数老年移民被抑郁和焦虑折磨时,他们宁愿告诉周围的人自己身体生了病,而不袒露自己实际上是心理上出了问题。对心理疾病的错误理解,反而使他们更加孤僻。

交流存在困难,无法寻求帮助

“很多老年人是不会英文的,他们经常带着家里邮件里的信封来找我们给他们读信。实际上,很多邮件都没什么用。他们还是会一遍一遍地问我们,每封信到底是讲什么的,就算我们告诉了他们不重要,他们还是忧心忡忡。”一位接受调查的护工这样说。

澳大利亚政府在对抗老年心理问题的战场上并没有缺席,许多社会组织也为老年人提供了相应帮助,但对于有语言障碍的华人来说,使用这些信息却难上加难。比如在最有名的Beyondblue网站上,所有重要信息和政府福利链接均为英文,对于一个英文有障碍的人来说,很难有效的使用这些资源。而用中文查询相关信息,大多数信息都是移民广告或者市场营销。在这样的一个互联网环境下,连年轻人都很难得到有效的帮助信息,更不要说老年人。假如他们真的遇到问题,唯一能提供帮助的便只有家人。

许多老年人仍旧依靠传统报纸或报刊获取信息,但当下大部分的即时信息都来自网络。无法对接新媒体,掌握新技术,使他们更难和社会交流。在海外孤独、不适应造成的心理问题在年轻人身上也会时常出现,但只要会使用互联网,人们很容易去建立联系或求助他人,从而获取帮助。然而对于老年人来说,重新学习语言,掌握新技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子女忙于工作或者不在身边时,老年人则很难从社会中获取信息,更难向外界发声以寻求帮助。这也导致在整个社会缺失对这个群体的关注。当年轻人对澳大利亚某动物园丢失了一只鼠鼬宝宝都了如指掌的时候,却很少听说占到老年移民人口10.6%的老年华侨的消息。

面对这样的问题,一些研究者提出了解决方法:华人社团要提高对老年人的重视,了解他们的心理状态;媒体要加强对于老年抑郁症和焦虑症的关注和报道,改变人们对心理疾病的偏见;年轻人要帮助老年人学习使用互联网,鼓励他们与社会建立更广泛的联系。

古人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当年轻一代移民已经可以在海外赢得社会地位,争取个人利益的时候,是不是也能把目光投向同根同族同文化的老一代海外移民,为他们提供一点帮助,发出一点声音来呢?

备注:生命热线Lifeline提供的心理危机支持服务全天24小时运作,如果您需要支持,可以使用免费的全国电话传译服务131 450, 然后请传译员为你接通13 11 14 生命热线电话。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