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上演两场恶作剧

上演两场恶作剧

来源: 作者:蔡成 时间:2019-12-12 15:29:59 点击:

牙签去掉脑袋和屁股,留中间一小段。牙签两端一般粗细,谁是脑袋谁是屁股,懒得管。也可这么认为,脑袋就是屁股,屁股就是脑袋。总之,去其两端。

用刀小心翼翼使力,左右两端均劈开少许。然后,用手掰,掰出四条腿。接着,抹蜂蜜。反正澳大利亚的蜂蜜不贵,抹多点也无所谓。

出室外,扔花园地上。

哈,蚂蚁果然上当。有只黑蚂蚁,矮个子,围着牙签,左三圈,右三圈,跑得好起劲。

蚂蚁十有八九糊涂了。这是啥新物种呢?没头没屁股,还甜蜜蜜的。究竟来自火星,还是土星?

后来,黑蚂蚁不瞎跑了,扭头就走。不管三七二十一,老子去喊几个小伙伴们抬回家去再说。

我看着这只黑蚂蚁一溜烟不见影子。

打两个喷嚏的工夫,一个小分队出现在牙签旁。清一色的黑蚂蚁,都是小个子。

它们在牙签四周甩胳膊甩腿。马上要剧烈运动了,先放松放松,舒展舒展身骨,很有必要。这几只蚂蚁,小时候肯定上过体育课,体育老师就是这么讲的,剧烈运动前的准备活动,是必不可少的。

我蹲着,瞅蚂蚁们抬牙签。蜂蜜涂得太多,粘地上。蚂蚁们费了老鼻子劲,好不容易才让牙签挪了位置。而后又左挪右移好久,似乎在调整牙签前进的正确方向。

终于,蚂蚁们抬着牙签,步调一致,方向一致,齐步走。抬左腿,抬右腿。左右左右左右。嗨哟嗨哟嗨哟嗨哟。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往前走,莫回呀头。通天的大路,九千九百,九千九百九呀……嗨哟嗨哟嗨哟嗨哟。

蚂蚁们也许没喊号子,没高歌一曲。更可能喊了,唱了。我又没联通人类和自然界之间的语言翻译机,鬼晓得蚂蚁说了啥。

但是,你想想,几个糙男人抬轿子,都会扯着嗓子吼号子,谁敢规定蚂蚁抬着甜滋滋的猎物往前走,就不能捏着细喉咙也屁颠颠地叫几声。

一瞧那几只蚂蚁,细胳膊细腿,弱不禁风的样子。喊号子能给自己鼓劲加油,干嘛不叫几嗓子!

要说呢,我实际不是很在乎它们究竟喊没喊号子,我更想知道,特别想知道,更精准的表达应说“特好奇”三个字。我特别好奇,进了家门,蚁后会怎样收拾这几个蠢货!

蚁后该不会像朝鲜国母那样子,摆出母仪天下的样子吧。慈祥满目的,哪能镇住蚂蚁王国!

对,该学人家孙二娘,有母夜叉那般凶悍。一瞧几个小喽啰竟然拣根牙签当宝贝,怒从心头起,飞起一腿踹过去,张嘴就臭骂:你们这些笨蛋,抬回一根棍子干嘛,给你们自己做棺材啊。罚,罚你们三个月不准吃肉,三年不准近女色!

小蚂蚁们一定面面相觑。不吃肉就不吃肉喽,外面的世界现在闹翻天,肉价暴涨,我们想吃还不一定吃得起呢。至于不近女色,我们活了大半辈子,有过机会近女色么。不过,老子操这根破牙签的八辈子老祖宗,害我们几个白费力气讨骂。

嗨,我要是有孙悟空那样的好本事多好啊。绝对的,我当场变成一只蚂蚁,混在抬牙签的小分队里,闯进蚁穴。

如果蚁后的言行举止与维多利亚女王差不多,我也就响屁都不放一个。如果你想在我跟前耍王母娘娘的淫威,去你的,老子当场学孙猴子大闹天宫!踢翻你的龙椅龙床,剥掉你的龙袍龙靴,说你滥用职权贪污受贿腐化堕落,将你贬为一名工蚁……皇帝轮流做,今天到我家。

哎呀呀,还是算了,在蚂蚁王国做皇帝,有什么搞头。身边连个吹喇叭的都没有,身边连个捧臭脚的都没有,太没劲了,还不如做一只逍遥自在扭着肥屁股追气球的野鸭子呢。

野鸭子在鸭子湖,离我家一里地远吧。偶尔,野鸭子会离家出走,出现在我家附近。

见到那只野鸭子在马路边的草地上无所事事左顾右盼,我的第一个动作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跑回家,捏块面包,引诱它跟我回家。

色诱一只鸭子,没用。你长得赛潘安,或者,跟刘亦菲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也没用。记住,一定要利诱。

好吃好喝的捏手上,亮给它看。对它喊:“嗨,哥们,这里有好吃的哦。”

野鸭子就会乖乖的跟着你的脚后跟,正步往前走,不回头。

附近野鸭湖的鸭子,从来不怕人。也有可能,它们把我们当同类,认为人类不过是块头更大,长相超级丑的鸭子。都鸭类,谁怕谁啊。

掰碎面包,扔花园的草地上。

鸭子吃,已喂了几个月的几只鸡三步并作两步赶过来,也不跟鸭子说哈喽,张嘴就抢。

这些鸡真是太没教养了。你们这些母鸡,把天下女生的脸都丢光了。从来没有哪个女生像你们这样抢东西吃的,吃相相当狗屁。只顾埋头吃,连自己的鸡屁股都曝光了都不管。

野鸭子很生气。生气也没用,一张鸭嘴斗不过四五张鸡嘴。算了,好男不与女斗。

野鸭子吃得也不慢,不过跟鸡比,鸭子的吃相有大将风范。

二丫头和三丫头在后花园玩,将两只气球当皮球踢。

心里立马一动,有了好主意。

借了女儿的一只气球。拜托双面胶帮忙,将撕碎的面包,还找来几颗开心果,粘气球上。

鸡鸭哪见过什么大世面啊。见过了又能怎样,反正都是脑子不开窍的主。它们看到气球上的吃货,不知道是戏耍它们的小把戏,张嘴就咬。

被这么多张嘴巴咬,气球能不怕么。赶紧躲,只求躲得越远越好。可是,又由不得自己做主啊,全由鸡鸭的嘴巴下力的方向控制着。鸡鸭嘴巴一使劲,气球就借势而逃。

好玩了,气球被三只鸡一只鸭追得乱蹿,忽东忽西,满花园躲闪。

这是眼皮底下,完全真实版的“小鸡快跑”!对,还有“小鸭快跑”。

看鸡鸭追击气球,俩丫头咯咯咯笑得只想在草地上打滚。

三丫头还嫌不过瘾,跑近气球,飞起一脚。面包开心果由此掉不少。鸡鸭紧急刹车,低头叼食。尝了甜头,后面就追得更起劲了。

鸡们追气球,连蹦带跳的,跑步样子不算太难看。死鸭子那么胖,估计从没想过要减肥要健身,它跑步前进的模样就不雅了。肥屁股左一扭,右一甩——若慢悠悠踱步,肥屁股扭出麻花样,可美其名曰“性感”。可你这臭不要脸的,憋劲儿甩肥大的屁股,就只能算出洋相。太搞笑了。

终于笑累。

辛苦了,鸡鸭们,真心谢谢你们奉献了一场前所未有闻所未闻精彩纷呈的绝妙演出。

当然,鸡鸭们不吃这一套,它们对嘴巴上的致谢词嗤之以鼻。一切缺乏实物的空口无凭的致谢,都是耍流氓。它们不听,也不看,依旧以气球为中心,绕圈圈。

好吧,那就请你们饱餐一顿。

荤素皆有。丢草地好些面包,又从冰箱找了些肥肉,连皮,剁碎。

慢慢吃吧,别噎着。

恶作剧就此落幕。热烈鼓掌,散场。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